兔园
2015-04-06 09:58:02   来源:www.zb-yufeng.com 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毕秋帆沅开府秦中,幕下时彦,各挟龙阳,多负宠而骄,时与皂隶龃龉,仆从遂动辄得咎。公闻之,不胜其扰,而无如何,诸食客知公之同所好也(说部《品花宝鉴》中之田春航与苏蕙芳即叙毕公与李伶事也),各纵之交争而不问,且阴观其赌胜以为乐。一日公怒甚,于座上正色曰:“快传中军兵将来。”众不知其故,郑重以请。公曰:“署中兔子太多,唤中军与我全行打出,为诸君图清净也。”众默然,断袖之争因以小戢。后公移镇汴梁,幕下男风复竞,公怒如前。有老宿在座,徐曰:“是间恐非大帅兵威所能奏凯也。”公曰:“何故?”客曰:“此处本梁孝王兔园也。”语未终,举座哗然,公怒亦霁。上有好者,下必甚焉,是故居高位者,不可以不慎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兔园

上一篇:林文忠之谠论
下一篇:日本诗人题《郑延平焚儒服图》诗

分享到: 收藏
上海11选5网页计划